欢迎光临
知识人像_相机滚动

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请大家看我怎幺说

  我大概是全台湾绰号最多的政治人物,有人说我草包、有人叫我韩导;有人骂我土包子、有人笑我梦想家,我从来一笑置之,反正放牛班的孩子什幺难听绰号没听过?我很清楚我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,今天我能站在这里,纯粹因为两年半前,我开始想为台湾的普通人做一些看起来很普通,可是不知道为什幺过去主事者都做不好的普通事。感谢这篇专访,让我抒发一下身为普通人的感想,欢迎大家来围观,如果你也是普通人,也欢迎分享一下你对台湾未来的想像。

※天下杂誌专访,欢迎大家看看我怎幺说

回应「草包」批评 韩国瑜:我放牛班毕业的 没事儿

  高雄市长韩国瑜受访表示愿意接受徵召,若选上总统,还打算在高雄办公。此话一出,舆论譁然。但对于人们质疑他「草包」,韩国瑜轻描淡写:「我本来就是卖菜的,哪有什幺神奇!」他说自己就是个「有时候也会被老婆骂」的普通人,并强烈怀疑民进党养网军攻击他。

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请大家看我怎幺说

※韩国瑜说话的时候,身体往左、往右,又突然往前注视着记者。即使是拍照时,他也无法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,站一站,突然就坐在地上盘起腿来,「这样盘其实很难的,」他边说边示範。 图片来源:王建栋摄

  在千呼万唤声中,高雄市长韩国瑜13日在《天下杂誌》的专访中,终于鬆口表示,如果国民党初选由他出线,他愿意接受徵召,代表国民党参选总统。

  为了安抚高雄民心,他还加码,即使当选总统,他也会留在高雄,总统府不用搬,也不用迁都。为他才刚当选高雄市长,就要晋级选总统,解了套。

  他的政敌说他是「百年难得一见的政治奇才」,除了将高雄从绿地翻成蓝天,还有他颠覆台湾政坛对政治人物的所有想像。

  不同于政治人物刻意塑造形象,他说自己是普通人,有个老婆,有时也会被老婆骂的普通人;他说自己失业17年,名啊、利啊都很空,市长能做多少是多少,时间一到,拍拍屁股就走人。

◎韩国瑜说话的时候,身体往左、往右,又突然往前注视着记者。即使是拍照时,他也无法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,站一站,突然就坐在地上盘起腿来,「这样盘其实很难的,」他边说边示範。

  韩国瑜不只是筋骨柔软,身段更是柔软。他不仅常将「没有围墙、全面开放」挂在嘴边,他的说话也毫无禁忌,记者问他「有人说你是草包,你怎幺回应?」他只说「我本来就是卖菜的,哪有什幺神奇?」每一句尖锐的批评,射到他的身上似乎全成了软钉子。

  但谈到他从市长选前到选后不断遭受批评,他倒是变了脸,直指他强烈怀疑是总统蔡英文养的网路部队,而攻击别人、不理性的韩粉,都是大野狼、小瘪三部队渗透进去韩粉内所为。

  从高雄市长到有意问鼎总统大位,韩国瑜将这场选战定位为「中华民国生死存亡之战」,但进一步问他:是在九二共识、一中各表的共识下吗?他不假思索回答,「这问题问我,不就是问,要不要孝顺爸爸妈妈一样吗?」

  这就是韩国瑜的语言魅力。不管喜欢或不喜欢,他确实打破了台湾政坛的想像,也让人民看到一种新的可能性正在发生。以下是他接受《天下杂誌》的专访:

  问:这次看到你得到高雄89万票,到现在韩粉强力支持你选总统,非韩不选,先请教你如何看「韩流」,你认为韩粉都是些什幺样的人?

  答:我非常普通,他们叫ordinary person(普通人),非常非常普通,生活和食衣住行通通是一般般,有个老婆,有时候也会骂我。

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请大家看我怎幺说

 ※韩国瑜自认只是普通人,能出线是因为,民心有期待。(王建栋摄)

  这幺普通的人怎幺会有所谓的韩流,显然有一点不可思议。

我是一个普通人,有时也会被老婆骂

  所谓「韩流」,我的解释是民众内心的吶喊,他们渴望改变现状,渴望有所不一样,而且对于民主政治的低效率,没有办法带来美好的生活,已经疲惫了,无法忍受了,他们把它折射和反弹出来。

  在哪里彰显?在高雄市2018年的选举彰显出来了。因为这场选举就像是小草对大象,结果竟然逆转,所以他们会控制不住地把情感、希望和注意力投注在这里,才形成韩流,有一天韩国瑜消失了,不管是肉体或工作,请问还有没有韩流?还是会有,但民心的期待不一样了。

  我觉得所有从事政治活动的工作者,都要很谨慎地思考,到底今天台湾人期待政党、政治人物、政府能带给他们什幺?从这里去思考,韩流一点都不神奇,就是民心的期待。

  问:如何看韩粉?你认为韩粉是一群什幺样的人?你也曾经讲过有「假韩粉」,他们又是什幺人?

  答:我觉得有一群是热情支持者,包括海外华侨、大陆台商,包括国内对我的支持,有时候在网路上发表他们看法,这佔很大一群。少部份呢,就像「假想敌中队」,扮演大野狼、扮演小瘪三。

  第一是大野狼直接攻击我,我现在已经不是每月一黑,我现在晋级到每週一黑、每天一黑,现在到最顶级每一分钟一黑,我判断很快是一秒一黑,就是不停攻击,这是「大野狼部队」。

  第二是所谓的「小鳖三部队」,渗透在温暖支持韩国瑜的韩粉内,不停帮我们製造敌人,看到蒋万安就开始攻击他,看到赵少康、唐湘龙、李艳秋讲什幺话,马上开始攻击他,一夜之间韩国瑜的敌人愈来愈多,而这些敌人曾经过去都是我的盟友,可是接到这些攻击的言语暴跳如雷。

  民进党议员对我的质疑,这群小瘪三马上攻击,我要去杀你的儿子,我要去杀你的全家,结果是境外发送来,警察抓不到,这使得韩国瑜的形象受到伤害,变成支持韩国瑜的人都是非理性。我觉得这对广大支持我的人来讲,绝对不公平。

韩流代表期盼台湾好的民心,却有少数网军渗入

  支持我的人高达95%到99%,但是就有1%到5%的人假想敌中队。其实这是非常物美价廉的攻击武器,他只要渗进去就好,帮韩国瑜发声,每一次发出的语言都是这幺激烈、不堪入耳,这幺暴力、血腥,自然我的敌人愈来愈多。

  从运作角度来看,他们是本小利大,但是从台湾民主政治和和谐社会角度来看,他们伤害太深。

  问:你认为大野狼部队、小瘪三部队是哪里来?

  答:我认为一般俗称「1450」,就是所谓网军部队,我也认为他们布建到每个县市、每个乡镇,统一由中央厨房下令之后,各县市分送产品。他一定有所谓指挥中枢,而且有计划地作战,君不见赖清德的下场,已经快被这个打瘫痪掉了,这是系统性作战。

  事实上,从政治角度来看,只有获得权力,而且是血腥的权力,并没有思考人民到底要什幺,到底台湾人民现在要什幺。

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请大家看我怎幺说 ※谈到「韩流」、「韩粉」,韩国瑜怀疑,在大部份真心的支持者之中,渗透进小部份网军部队,影响民主。(王建栋摄)

  今天蔡英文总统要连任,应该思考把三年的成绩单拿出来摊在老百姓前面,如果靠一些外边支持者的邪魔歪道,继续获得政权,还是一样如此血腥、如此暴力、如此的邪门歪道,你到底为台湾带来的是什幺?

  因此,我要呼吁,不管是支持蔡英文总统的网军部队,支持民进党的网军部队,请用正面来表述,不要把台湾好不容易建立的民主破坏殆尽,用不正当手段、用恶劣手段获得的政权,绝对不可能好好执政,绝对不可能。这是必然的。

  问:市长的意思是,所谓网军部队是民进党养的?

  答:我强烈怀疑,民进党是有计划地养网军。谁可以验证我的讲话?赖清德先生可以验证,他呼吁网军不要再攻击他,就这幺简单。

  我们要思考一个更高层次的问题,将来要怎幺走这条路,(网军)让社会急遽对立、冲突、分裂,最后国在山河破有什幺意义呢?我从选高雄市长,参选到结束,没有攻击任何一个人,没有骂过任何一个人,从来没有,然后我天天被骂,天天被黑,我们希望人世间还会有更高价值存在。

  问:很多人认为「韩粉」主要的族群是经济弱势者、军公教及外省人?你觉得是什幺样的族群支持你?

  答:支持我的人成份非常複杂,而且海外也非常多,非常非常多,他住在美国,我能给他什幺?什幺都不能给,他是一个理想和情感的投射,海外华侨认为台湾可以过得更好,台湾可以发展得更好。

  包括退休军公教,以及跟我背景相同来自眷村,还有一些有理想的人,甚至有一些是家庭主妇,像我母亲节打电话给很多妈妈,有的妈妈高兴得不得了,这跟我的出生背景一点关係都没有。他们就是希望台湾能过得更好,台湾能发展得更好,这是我自己的判断。

  问:现在你是高雄市长,理想中想把高雄建设成什幺样的城市?有没有理想的愿景?

  答:高雄是一个沉睡者,好的资源没有全部开发,好的优势条件没有被挖掘,高雄只有一个目标:全台首富,而且可以达到。

自经区、捷运网、蔬果观光,高雄会是台湾首富

  因为高雄的腹地太大,潜力太大,自由经济贸易区如果在高雄做出个「小新加坡」,关税、人才、金融全部解除管制,就是所谓像经济特区一样,高雄就变了。

  如果南台湾有个国际大机场,高雄有完整的捷运网,甚至贯穿台南和屏东,就能带动南台湾生活圈,有完整的工业、农业、服务业、製造业、重工业,整个南台湾冲起来。

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请大家看我怎幺说

 ※韩国瑜指出高雄的潜力无穷,只是没有广为人知,所以他要带头冲。(王建栋摄)

  就像美国带动加拿大和墨西哥一样,高雄会带动南台湾,变成全台湾最有钱的地方,而且台湾未来的希望在高雄,我来高雄这段时间,深深感觉到未来台湾最大的潜力基地就是高雄。

  像现在我们没钱,我脑筋一动,把日本人挖的军事隧道找出来,一找就200条,这里面就有很多可能的观光价值。
像医疗观光,五大医院我一整合起来,第一团澳门人来高雄检查身体,到长庚医院吓一跳,像饭店一样舒服,可是过去他们都带到泰国曼谷,一年带一万人去健康检查。

  蔬菜水果一样,我们到澳门发现澳门大概只有千分之十七,0.17%买台湾的水果。我说,这幺多娱乐场所需要鲜花,可以跟台湾买吗?马上下订单,6600万台币。上週又有另外一家来,饭店一年要用的鸡肉、猪肉、鹅肉等高达两亿美元,我说可以把订单给我,他们说没问题,这些点点滴滴佐证高雄有很多的潜力和优点,并没有被外面人知道。

  再来,高雄后花园六龟旗津美浓,有这幺多寺庙教堂,天主教、宫庙,我们有很多风水宝地,包括候鸟型养老、电视电影拍摄场地、大的露营区、最大的动物园,这些都没有开发出来,也就是说整个大高雄地区有太多的优点,外面人不知道。

  原住民区产的梅子、爱玉,掉在地上烂掉,原住民同胞愁眉苦脸,但这些如果一出去,可能就变成宝,他们会生产、不会销售。市政府为什幺要带头冲?因为我知道他们的痛苦,从工业跟高科技、金融角度,产值只有一点点钱,但是从他一家一户的农民来讲,那是真的安身立命的老本。

  问:民众觉得你是一个很会沟通的人,但对你的治国能力却有些担心?你如何回应大家的疑虑?

  答:柯P前两天说,他当台北市长第一年,每天头昏脑胀,台北市只有12区,高雄有38区,台北市除了木栅跟阳明山,基本上就是一个蛋黄区,我们高雄市蛋白比蛋黄还要大,城乡差距这幺大,谁能在那幺短的时间内对38个区了若指掌?这是不容易的,我们平心而论,我有27个局处首长、38个区长,重点是市长要做什幺?

把市长当小学生,无助于行销高雄

  我先讲行销高雄,这4个月来,高雄市的知名度成长多少?满街的外国观光客及中国大陆同胞。他们为什幺来高雄?因为对这个城市好奇,这个城市吸引他们。

  前天我到台北坐计程车,女司机告诉我,过两天要带一对退休的马来西亚夫妻去高雄玩8天8夜,女司机问他们,「都不用去别的地方吗?」他们回答,「不,我们只玩高雄,就是要挺韩市长!」

  前两天我接见世界各国100多位华侨,有的人一辈子没来过高雄,这次为什幺来高雄?到底是城市行销到全国知名重要,还是像这些议员问的,有几个消防栓、有几个区重要?今天议员问我,「市长,你知道这间庙拜哪个仙佛吗?是观世音菩萨,还是妈祖?」这些问题问出来,真的让人啼笑皆非。

接受天下杂誌专访 请大家看我怎幺说 ※韩国瑜的语言魅力,不管人们喜欢或不喜欢,确实打破了台湾政坛的想像。(王建栋摄)

  对这些反对党议员来说,让我出糗的乐趣,大于高雄市政建设成功的乐趣,那这样对高雄有什幺帮助?你现在把我一个市长当小学生,开始出题,不管是鸡兔同笼、九九乘法,这样子搞,对高雄没有帮助。更严重地说,你把市长形容成一个大老粗、土包子,高雄市形象起不来,对高雄市的国际宣传有好处吗?把我10分钟的质询裁减为42秒播出去,对高雄市有帮助吗?还是对他个人作秀有帮助?一看就懂。

  高雄市现在几个指标全部都是全台湾第一名,包括饭店住房率、观光客人数、投资金额、卖出去的农渔水产品数量,这些难道不算成绩吗?

  问:对于外界对你的质疑,甚至直接批评你是「草包」,你如何回应?

  答:我本来就是卖菜的,哪有什幺神奇!两年多前我还在卖菜,準备退休,垂垂老翁,根本就没什幺。我每次跟我女儿韩冰说,「爸爸不见得能活几年,」她就翻脸。

  我把红尘俗世的名利看得很淡,因为我掉下来17年,17年前我急流勇退,剎那间离开台湾政坛,放弃这些光环,一来一回就17年,不容易找到第2个,大多数人退休7年之后,大概也不可能再起来了。

  过了17年,这些名啊利的或是认为我优秀,对我来说都很空,就是一件事,我做市长能做多少,时间一到,拍拍屁股走人。

  你到美国问一个计程车司机,他可能是阿富汗的妇产科医师;问加拿大帮人倒茶的从哪来,可能是叙利亚的银行家,因为他们国家处于战争中,人才只好流窜。台湾呢?台湾人才流失已经成为国安问题,我们能做多少算多少。

领导者要以身作则,选才必问有无前科

  你讲人家亏我,我根本就看不起他,我已经被打了两年半,从我在北农被民进党立委段宜康打到现在,没有停止过,要是我在意,早就垮掉了。

  你看台大校长管中闵被打压半年,眼睛视网膜剥离,压力太大了,我不会,我放牛班毕业的,没事儿,后面还要继续被打、继续被黑。

  问:你怎幺形容自己的领导管理风格?

  答:领导者只要做三件事,这个组织、这个国家就会成功。

  第一,你要树立一个总目标,而这个目标产生共识。高雄现在的总目标是发大财,而我相信绝大多数高雄人都认同,大家都想发大财。

  第二,领导者一定要以身作则、不贪不取,如果你玩弄权力,或像匈奴一样掠夺后就走人,大家看得一清二楚,所以领导者一定要以身作则。

  第三,找适当的人放在适当的位置、做适当的事,往总目标来冲。

把这三件事做好,天下的困难,通通可以迎刃而解。

  问:你现在也往这三个目标在走?

  答:我一直在走,虽然我跌跌撞撞的,我还是在走。不管再优秀的人,準备要任用前,我都很不好意思地问人家,「你有没有前科、酒后开车,还是诈骗吸金案?」多尴尬!文化局长我都已经面谈六个人,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,我还得问他同样的问题,他回答,「我都当过大学校长,你说我有没有前科?」
 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