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知识人像_相机滚动

接受原本恐怖骇人的东西,它就会变成生命中的礼物

甘波修道院很大,海天相连,水平线看不到尽头,海面上到处悠游着海鸥、渡鸟。这样的地方很像一面大镜子,让你感觉无处可逃。既然是修道院,实际上也不可能有什幺逃避之道——那里不可以说谎,不可以偷窃,不可以喝酒,不可以做爱,不可以外出。

我本来就很渴望去那个地方。后来创巴仁波切问我要不要去那里担任院长,我就去了。我一向喜欢挑战,住在那里果然对我是一项考验,因为初去的第一年我就好像被生煎活煮一般。

我是因为自己的世界整个崩解了,才去那个修道院的。我一路保护自己,欺骗自己,一路维护自己亮丽的形象——然而一切还是崩解了。不论怎幺努力,我就是再也掌控不了大局。我的行事风格把每个人搞得快要疯了,我自己也无处躲藏。

我一向自认为做事很有弹性,待人亲切,几乎每一个人都很喜欢我。我带着这种假相活了一辈子。然而来到修道院的前几年,我却发现自己其实一直都不了解自己。不是我的素质不好,而是我实在不是那最后的「黄金女郎」。我在自我的形象上投注了太多东西,如今这个形象再也维持不住了。我所有的未竟之事全部以「综艺七彩」鲜活而无误地暴露出来,不但我自己看得一清二楚,别人也看得清清楚楚。

凡是自己以前看不到的地方,现在一下子都冒了出来。这还不够,别人还会讲我的一些事情给我听。我很痛苦;痛苦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会有快乐的一天。我觉得一直有炸弹落在自己的身上,而自我欺骗也不断地在爆发。然而生活在这个人人勤修精进的地方,我不可能迷失在维护自己、怪罪他人之中。这个地方没有那种「出口」。

后来有一位老师来修道院访问。我还记得她对我说:「你一旦能和自己亲密相处,你的状况就会跟着顺利起来。」

我以前也听过类似的话,知道自己只有这条路可以走了。我墙上挂着一幅标语,上面写着:「唯有不断寂灭,才能在自己身上发现不朽的东西。」未曾听闻佛法之前,我就知道这才是真正觉醒的精神。也就是要放下一切。

然而,事情一旦见底,我们找不到东西可以抓的时候,伤痛就开始浮现了。就像那洛巴学院(Naropa Institute)的人常说的箴言:「爱好真理使你走头无路。」我们对这一点都还有一些浪漫的想像,然而一旦被真理钉牢,我们可就苦了。你去浴室照镜子,一眼就看见自己长了一脸青春痘,看见自己那张年华老去的脸,看到自己没有爱心,看到自己的侵略性和胆怯——我们一清二楚地看到了这种种的东西。

这时候我们的心就柔软了。当事情摇摆不定、什幺都不对劲时,我们就会明白自己已经到达了某个边陲地带。我们会发现这个地带既脆弱又温柔,而温柔又可能朝两个方向发展。一是把自己封闭起来生闷气,或是去修正一下那股震撼人心的感觉。无依无恃的状态真的是既温柔而又震撼人心的。

这整个过程都是一项考验。身为精神上的战士,若想唤醒自己的心,都需要这项考验。有时候我们是因为生病或亲友亡故而落入无依无恃的境地。我们感到失落——失去挚爱的人,失去青春,失去了生命。

我有一个朋友因爱滋病而面临死亡。有一次我要外出旅行之前去找他谈话。他说:「这场病不是我要的,我很恨,很害怕。可是后来却发现这场病是我收过的最贵重的礼物。现在生活的每一刻对我而言都很珍贵。我生命中的每一个人都很珍贵。我整个人生都变得有意义了。」有个东西真的变了,而且他已经準备好接受死亡了。原本恐怖骇人的东西,现在却变成了礼物。

生命陷落既是一项考验,也是一种治疗。我们都以为重点是要通过考验,克服问题,然而真相是问题并不会得到解决。事物聚合之后必定分离。接着又是聚合与分离。治疗就是容许这一切自然地发生——接受悲伤,也容许悲伤减轻,接受痛苦,也容许喜悦出现在我们的心中。

接受原本恐怖骇人的东西,它就会变成生命中的礼物

我们也许认为某件事会带给我们快乐,然而我们并不知道会发生什幺事。我们以为某件事会招来不幸,但其实我们并不知道情况会是什幺结果。最重要的就是容许自己不知道。我们总是会作一些自认对状况有帮助的事,可是我们绝对不知道自己会跌倒还是会昂首端坐。虽然遭受到极大的失望,我们仍然不知道故事是不是就这样结束了,或许只是一场伟大历险的开端吧。

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,描述的是一对夫妇只有一个独子。他们的家境很穷,所有人都仰赖这名独子赚钱养家,维持家庭的声誉。有一天他从马背上跌下来,摔成了残废。这对他们一家人而言简直就是世界末日。然而两个礼拜以后,军队进了他们村子,把所有的壮丁都抓去当兵打仗,唯独这名年轻人得以倖免,而可以留在家乡照料父母。

生命就像这样。我们什幺都不知道。有的事我们称作好事,有的事我们称作坏事,但是到底好不好,其实我们并不知道。

世界崩解了,我们站在不明状况的边缘。这时我们每一个人的考验就是能否待在这个边陲地带,而不去具体地认定什幺东西。精神旅程非关天国,也不是要到达某个美妙的地方。事实上,我们就是因为如此看待事物,才会这幺痛苦。以为我们可以找到永久的快乐,并因此而逃避痛苦,造成了佛教所说的轮迴。这种绝望的轮转使我们承受着巨大的痛苦。

佛教四圣谛第一谛说的就是苦;只要我们还认为事物是永恆的,不会崩解的,而我们可以倚靠它们来满足我们对安全的饥渴,就会有苦。从这个观点来看,我们真正认清事物真相的那一刻,就是毯子从我们脚下抽走而我们找不到立足点的时刻。如果我们不利用这种状况来唤醒自己,就会让自己昏睡下去。当下——这无所依恃的一刻——就是发心照顾匮乏者的一刻,也是发现自己善性的一刻。

我还记得很清楚,有一年初春的某一天,我的现实世界突然罄竭。当时我虽然尚未听闻佛法,不过那的确可以称得上是一次真正的属灵经验。那是在我先生告诉我他有外遇时发生的。当时我们住在新墨西哥州北部。那一天我站在我们家门前喝茶,听见汽车开上来的声音,然后是关车门的声音。接着他从屋子旁边绕了过来,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之下,劈头就说他有了外遇,想和我离婚。

我还记得那时我感觉天空非常宽阔,屋边河水潺潺,茶杯里冒着热气;时间静止了下来,我脑筋一片空白,里面什幺都没有——只有光和无边的寂静。接着我回过神来,捡起一块石头,向他砸了过去。

每次有人问我为什幺会接触佛法,我总是回答那是因为我实在太气我先生了。然而真相是,他救了我的命。当时我们的婚姻出了问题,我非常非常努力地想重新拾回那份慰藉和安全感,重回那熟悉的歇息之处。可是,幸好我没有得逞。我凭着本能知道,让我那执着的、习惯于依赖的自我死亡,是我唯一的生路。我家墙上那一幅标语就是那时候贴上去的。

生命是良师益友。事物永远都在变迁,但愿我们都了解这一点。事情总是不会照我们的梦想发生。脱离中心的居间状态,才是理想的状态。我们在这种状态中反而不会卡住,而能够无限地打开心胸和思想。那是一种非常温柔、没有任何侵略性,而又非常开放的状态。

安住在这种动摇的状态——安住在破碎的心,安住在胃痛,安住在绝望,安住在报复心之上——才是真正觉醒之路。守着那份疑虑,抓住在混乱中放鬆的诀窍,不要惊慌——这就是精神修为。掌握理解自己的窍门,温柔而慈悲地体会自己——这就是战士之道。不论你喜不喜欢,每当我们生气、痛苦、刚愎自用的时候,甚至是轻鬆下来或充满启悟的时刻,我们就如同过去的千百万次一般,再度体悟到自己。

我们可以每天想一想世界各地发生的侵略行为。我们可以想一想纽约、洛杉矶、哈利法克斯、台湾、贝鲁特、科威特、索马利亚、伊拉克等地发生的侵略行为。全世界各地,每个人都在反击敌人,人的痛苦永远高涨不下。我们每天都可以反省一下这些事,问一问自己:「我有没有增加这个世界的侵略行为?」每一次事情一尖锐焦躁起来,我们就问问自己:「我到底要的是和平,还是战争?」

相关书摘 ▶安于「中道」,与轻鬆又清凉的孤独建立友好关係

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当生命陷落时:与逆境共处的智慧(20週年纪念版)》,心灵工坊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佩玛.丘卓(Pema Chödrön)
译者:胡因梦、廖世德

佩玛.丘卓的教导,以温柔触动却又清晰果决闻名。她将藏传佛教修行法化为贴近现代生活的浅白字句,鼓励陷入低潮的人们将逆境视为良机,习得立断烦恼、安住当下的智慧。

在这本经典着作中,佩玛建议我们直视恐惧、发觉内在的慈悲心,方能安住于逆境,得着清醒。

亲近恐惧:试着打破惯性的逃离模式,保持好奇、观察自己。所谓修行并不意味要打败或赢过什幺,只是试着学习放鬆、学习不归咎他人也不谴责自己,和此刻的经验同在而不解离——对自己慈悲而敞开。发现菩提心:觉得痛苦的时候,试着深呼吸,在吸气中想像所有跟自己一样痛苦的人、想像自己吸收他们的痛苦,并在呼气时想像你送给他们解脱与快乐。当你试着体会他人的痛苦而被触动,就发现了菩提心、发现内心的温柔地带。这份人人都有且取之不尽的礼物,令人远离疏离与僵固、发现自己拥有一份不死的爱。当下这一刻就是良师:在生命的任何时刻,无论情绪好坏、在工作或静坐中,每一刻的经验都让我们更认识自己:知道自己卡在什幺地方、会为什幺事抓狂。清醒的活在这种觉察中,就如同有位良师同行,善待每个当下,就是疗癒的开端。接受原本恐怖骇人的东西,它就会变成生命中的礼物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