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
知识人像_相机滚动

《想太多的你,不当好人也没关係》:操控心理的三个扣环,让你落

操控你的三个扣环、三个阶段操控心理的三个扣环

操控心理的三个扣环——利用你怀疑、害怕和罪恶感的心理。这三个扣环会彼此牵动,互相加强。第一个扣环会引动第二个扣环,然后引动第三个,第三个也会回头引动第一个。就是这样环环相扣,才会让被操控的人有种幽闭感,甚至有种被蛊惑的感觉。因为一旦落入陷阱,我们就会像仓鼠一样成天绕着轮子在原地打转,怎幺也找不到陷阱的出口。一圈又一圈转着,情况只会变得更恶劣。

怀疑会让你心里越来越错乱,最后甚至导致疯狂。害怕渐渐成了潜伏在你心中的不安,然后成了再也驱之不去的焦虑,并夹杂着恐慌。罪恶感渐渐让你接受了操控者的歪曲逻辑。在深受操控之后,受害者真的会有「斯德哥尔摩症候群」,有这种症候群的人质会认同绑架他们的人,并採纳他的说法。这三个心理扣环对想太多的人特别的有效,因为大脑多向思考者并不需要外来因素,就自动像生产线一样产生怀疑、害怕、罪恶感的心理,要什幺有什幺,品项繁多。心理操控者只需要提高「产能」就够了。

第一个扣环:怀疑

我们已经说过,怀疑和聪明密不可分。当我对大脑多向思考者提到这件事时,他都会笑出声来说:「那幺,我还真是聪明呢!」而没意识到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。然而,一个聪明的人是会接受重新思考问题、努力了解别人的观点、调解各方意见以找到折衷之道,好让人人都受到尊重。一个聪明的人是无法理解有人可以蓄意不老实、可以存心说谎、可以只是为了耍弄别人取乐、可以无故存着坏心眼,就只为让他幻想自己握有无上的权力。

心理操控者这心态真是愚蠢而且只会有反效果!一个聪明的人认为大家都在寻找和平之道,因为在和平之中,每个人都是赢家。他无法想像有些人偏爱製造问题,而不是解决问题。和聪明的人相反的是,心理操控者乐得让他的受害者如坠五里雾中,而且让他自己掉进他所持的「人性本善」的信念陷阱中。大脑多向思考者也就是这样被自己的聪明所误。

对心理操控者来说,让和他交手的人抱着怀疑,是动摇对方的第一步。一个人越是不能依靠自己的个人信念,他做的决定也就越不得当。首先,必须藉由渐渐动摇这个人来削弱这人向来坚信的事,就像摇落牙齿一样。大脑多向思考者对事情早就常抱持着怀疑,要让他动摇,对心理操控者来说,简直就像是孩子玩游戏一样,简单得很。心理操控者只要表示惊奇,说:「真的吗?你确定吗?」,就足以让大脑多向思考者怀疑起自己。他否认地说:「这我从没听人说过」,更会加强怀疑。

最后他只要说反话,就完全收拾了你:「和你说的不一样,我只听到一些负面的回应。」只要像这样三句话,就能让你显得很蠢。另外有个策略更能够让已经证明属实的事变成有争论的推测。要是我们没想到有人是心术不正的,这就更容易把怀疑灌输进我们脑子里。他们只需要肯定地说:「没有,我从没这幺说!是你没搞清楚!我的意思不是这样!我没做那件事!」

为了搞乱别人,心理操控者会使用暧昧不清的语言,言谈之中充满暗示。他总是不把话说完,这里那里穿插着错误,话中八分假二分真,甚至在同一句话里互相矛盾。就这样,他耍起戏法来。他的话术故意带有催眠的作用。你在和他谈话后总是很累、很恍惚,再也不知道该怎幺回他。我们都知道什幺是「说场面话」。不过,似乎很少人能够侦察到。浮夸而空洞的言词还是让许多选民、许多宗派的信徒情绪沸腾。听众根本没意识到是自己填满了这些空洞的言词。听到自己想听的话真是让人愉快!心理操控者对这种空洞的话术最在行。为了不再被人操控,必须学会判断什幺是言词空洞的话(不管你在哪个搜索引擎里键入「轻鬆讲无意义的话」,你会找到一大堆资料)。

最后这一点一样很重要,因为这一点会让你心里更紊乱。大脑多向思考者非常需要事情显得精确,而且很少对事情满意。他们在小学的时候就已经是这样,学校交代的作业对他们来说总是显得很含糊,所以这常让他们做出「答非所问」的事!大脑多向思考者必须适应和那些思想不精确、只讲求大概的人共事。随着时间过去,他们学会了放弃去追问能得到更精确资讯的问题,因为这些问题只会让和他交谈的人不高兴。「没有真的弄懂」变得习以为常。这也就是为什幺他们不会质疑心理操控者,不会质疑他前后不一致的言论。因为不断质疑只会将他导向疯狂。

为了让操控术中「怀疑」这个扣环不再起作用,你必须学会退后一步看事情,留心矛盾之处、侦察那些愚蠢而空洞的话语。你也必须相信世上真的有险诈、谎言,尤其是当事情明确摆在眼前的时候。必须相信世上真有心术不正、仇恨心强、蓄意为恶的人!更必须学习面对自己的怀疑,不要从外在寻求确认,要相信自己的知觉、感觉、直觉。要在自己心里找到坚实的立足点,好让你在怀疑的大海里找到浮木、在你如流沙浮动的思绪里找到定位。你有眼睛、有耳朵、有感觉,要信任它们!

某些谘商对象自我催眠能力之强有时真让我咋舌。在我的谘商室里,沙发是鲜红色的。我对我一位谘商对象说:「嗳,你看得很清楚,我的沙发是红色的!你总不会因为我再三强调它是绿色的,你就怀疑起自己的眼睛!」我的谘商对象尴尬地一笑,说:「要是你多坚持一会儿,我就会以为自己是色盲。」我假装沙发是绿色的谎言实在不应该让你怀疑起自己亲眼所见。你要学着对自己有自信一点!说不定有色盲的是我!

以下是几个能把你拉回来的关键:你要只听你自己内在的声音─问问自己「什幺是真的?」、「什幺是对的?」、「我自己要的是什幺?」、「这种情况能接受吗?」、「要是我最好的朋友有同样的经历,我会怎幺看这件事?」

第二个扣环:害怕

这第二个扣环主要是靠我们上面提过的「威吓你」的那条锁链启动。你越是畏惧心理操控者,他对你就越有影响力。这一点他心里很清楚。

当你想太多时,你会有很多想像。我不用说你自己也知道,你特别擅长内心小剧场,尤其是上演灾难巨作。不管对什幺事都是这样。在一个名为「斑马」的网路论坛上流传一个只有大脑多向思考者能懂的笑话:「在对方不接电话时,我宁愿想像他已经死了。这样我比较安心。」靠着你这个特点,要启动你的害怕机制,让你自编自导自演,其实非常简单。操控者只要带着威胁的态度、让人不安的影射、再加上怒气、迅速变脸,就能让你吃不了兜着走。这下子,他又把他的戏法耍了一回。你製造灾难巨作的特长又开始启动。为了拆解自己这种将一切悲剧化的引信,你不妨看着它运作,尽量把事情想得越严重、越悲剧越好,直到这一切带来反作用的净化力量,直到你为自己的荒谬笑出声来。

你欠缺保护自己的能力,启动你的害怕心理轻而易举。你太开放、太透明、太正派、太没有私心、太不愿提防别人,这让你在人际关係上把空白支票交给所有的人。你一贯的态度就是如此,而且当我要你停止这幺做时,你会起而反抗。你会说,如果我们得提防所有的人,那幺人和人之间就不会建立关係了!这时我就要问你:「你要教你的孩子信任所有的人吗?甚至对刚认识的人你也不先审查一下他是否值得信任吗?」幸好,你不会这幺做。但是学着提防别人、学着保护自己却不符合你的信仰。另外,法律是用来保护人民的。由双方签署的合约就是为了保护双方的利益。心理操控者认为「让老师(法律)加入游戏就不好玩了」。然而寻求法律保护并不表示「爱争讼」。相反地,一个成熟、负责任的人会信赖法律。在出问题的时候,只有合约能保护你。那幺,别让自己不受法律保护。

最后,想太多的人也有很多不理性的害怕心理:害怕受伤、害怕得罪人、害怕冲突、害怕和人失去联繫、害怕被人排斥、被人误解、被人嘲弄、被人批评......;从幼稚园时期开始,想太多的人就觉得自己格格不入。其他小朋友都很快就交到朋友,而他们却常常落单。在老师要大家自己找运动队友时,常没人要跟他们一组,这时候的处境更让他们觉得丢脸。下课时间那些他们觉得无趣的游戏似乎让其他小朋友玩得很开心。而他们真正感兴趣的,其他人却觉得无聊。他们说的笑话,没人会笑。别的小朋友取笑他们,大人也批评他们。似乎没有人能了解他们。

更糟糕的是,因为不懂社会的潜规则,大脑多向思考者经常做些不合时宜的蠢事。他们周遭的人都为他们感到尴尬。似乎有哪里不对劲......但到底是哪里?在我们知道这些以后,害怕就不再是不理性的,而是确实的。它是亲身经历。就此,一些小小的(或大大的)创伤会再发作。所有这些人际关係上的不愉快遭遇,会让大脑多向思考者得到一个结论,就是有问题的是他们自己。于是,要启动第三个扣环「罪恶感」就变得非常容易。

第三个扣环:罪恶感

「罪恶感」这个扣环是和「化身为受害者」这条锁链一起启动的。你当然不敢伤害那个那幺脆弱、在人生中伤痕累累的人,不是吗?你也不敢对他撒手不管,不是吗?

我们已经谈过,心理操控者对所有的事完全都不负责任。不管什幺事永远都错不在他们。不管怎样,永远都是别人的错,尤其是你的错。疯狂的人是你、有问题的是你、不懂得沟通的是你、该做的事不做的人是你、从不满意的人是你......之类的。想太多的人正好和他们这种心态相反。想太多的人总是觉得事事关己,即使是那些和他们八竿子扯不上的事。他们花很多时间问自己,自己还能做什幺改善这个世界。在你身边却有个完全不负责任的心理操控者,他一点也不愿承担自己的所作所为,也从来不质疑他自己,更会否认他自己行为的后果。而在他面前却有个超级负责任的你,你承担起所有心理操控者不愿负的责任。也就这样,你们的关係变得一点也不平等。你接受了单独负起你们之间关係良莠的责任,而一点也没意识到,在他那方面他只一味做些破坏你们关係的事。

罪恶感是一种责任的相互移转,也就是说我把别人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,或者是我把自己的责任卸在别人身上。法国社会心理学家贾克・沙洛美曾说过:「罪恶感是沟通之癌」。因为只有在我们有能力採取行动时,才能负起责任。我只能为我有权操控的事负起责任。想像一下,我要你负责一个远在离你家五百公里外、擅自在国道上强行过马路的行人安全。你又能为这个行人做什幺呢?我常常问我的谘商对象:「你有能力让某个人快乐吗?」绝大部分人都会回答我:「我想我可以。」于是我继续追问:「你怎幺让一个不想过得快乐的人快乐呢?再说,你又有什幺权利强迫他过得快乐呢?」我的谘商对象会耸耸肩说:「是啊,没错,他必须想过得快乐才行!要不然,我什幺都做不了!但是一个人怎幺会不想过得快乐呢?」

嗳,容我再引一句贾克・沙洛美的话:「快乐,是你愿意放弃享受不快乐」。不管你是怎幺想的,的确是有很多人不想要过得快乐,儘管他们会为自己辩护。过得不快乐,会让别人不嫉妒他们,会吸引别人的关心、会让他们有事可担心。而你自己,你花那幺多时间、精力试着让一个阴郁、阴险、仇恨心强、扫兴的人快乐起来,你确定你自己是真的想要快乐吗?为什幺你还要和那个让人烦闷、那个老是杀风景的人一起生活呢?为什幺你还要任由他带着你过这种非人的生活呢?

矛盾的是,怀有罪恶感的人其实很自命不凡。当你为你没有操控权的事负起责任时,你也等于是上帝。我们的教育在管理自己照应事物的能力这件事上,其实是教错了。当我们处在自己能掌控的事物之前,我们常常表现得很被动。例如,我们得积极照顾自己的身体、自己的文件、自己的经济、自己的生涯......我们首先应该是让自己过得快乐,以便将我们的光和热散发给周遭的人。但是我们从小学到的是要替别人着想。想太多的人正是这方面的冠军。啊,就像是让自己有用、检查别人的文件看是否都还有效、给他钱、照顾他、让他快乐。从这些事里,你是不是觉得似曾相识呢?不过,超级控制狂会让人承受极大压力,所得的回报却微不足道。

为了说明这一点,我就以一位老师做例子:这位老师为了让学生好好学习、好好写作业,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。这使得他超有控制慾、超有威胁性、让人超有压迫感。可是他根本没有权力管学生放学以后做什幺、在家里的生活。说不定这些孩子是在爸妈互掷碗盘的情况下做功课;说不定他们在桌子一角写作业的时候,弟弟妹妹就在一旁玩躲猫猫。这位老师其实最好是撒手别管放学以后的孩子,他应该把精力用在上课时间,让上课变成很引人入胜、很有启发性的活动。为了让你更有概念,我想请你看看下面这张图表,并且试着改变你的习惯。

我能着力的事

我不能着力的事

能力=责任感

无力感=挫折感或罪恶感

旧的坏习惯

被动模式:对自己的事无动于衷。不照顾自己的需要。

超级控制狂:专管别人的事。代替别人做。为了让对方採取行动,对他施加压力。

新的好习惯

主动模式:把精力用在自己有能力掌控的事上。照顾自己。

放手:接受有些事是自己管不着的,或是无能为力的。让别人自己管自己的事。

当你处在你该负责任的範围内,在可以採取行动时,那就行动吧;当事情不在你责任範围内时,那就放手吧。你只要遵循佛家这个原则:「要嘛是问题可解决,那就解决它,要嘛是问题不可解决,这时候,这就不算是问题。」有一天,我有个谘商对象甚至对我这幺说:「我了解到我前夫的问题没有解决办法,于是我决定他不再是个问题!」要放手,就必须在面对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时接受挫败。罪恶感往往也会让我们无法接受自己的无能为力,但是「个人发展」的最重要工作,在于分辨能掌控的事和无能为力的事之间的界线。就是要这样,我们才能清醒而公平地分派各别所属的责任,以便摆脱罪恶感。

为了不再掉入陷阱,必须启动三个要项:

藉着清醒的头脑跳脱怀疑。我们越是看得清楚,就越不会被怀疑所误!藉着保护自己让害怕失去作用。别再让装腔作势的心理操控者唬住了。客观地将他人所属的责任分派给他人,然后重新让自己行动起来。书籍介绍

本文摘录自《想太多的你,不当好人也没关係:我决定无所畏惧,为自己再活一次!》,大树林出版
*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联合劝募。

作者:克莉司德・布提可南(Christel Petitcollin)
译者:邱瑞銮

「你看起来很聪明呀,但为什幺总是不会拒绝别人呢?」

真正的善良是了解「亲切的尺度」,而且对人要有「差别待遇」!
拒绝来自职场、家庭、人际之间的无理要求,
明明知道会让你为难,但对方仍请你帮忙时,就是在利用你的善良,
请勇敢拒绝一次,你会发现好事跟着来!

给总是想太多的你:你是美丽的「大脑多向思考者」

你常常被人说:「你想太多了。」或是常因胡思乱想而对人生感到疲惫、厌倦吗?

被誉为法国「国民心理师」的作者克莉司德・布提可南曾在《想太多也没关係》一书说明,「想太多的你」只是与一般人比较不同,拥有比较细腻的想法和清醒的头脑罢了。她透过神经学及客观的证据为基础,告诉你为什幺你总是「想太多」?想太多的人与一般人有何不同?以及告诉你「如何」用自己「过于常人的脑袋」活出自我。

在这本书,作者特别提出你和一般人不同的哪些特质,会让你在人际关係上吃苦?

你为什幺无法拒绝别人呢?

作者克莉司德・布提可南表示,「想太多的你」(大脑多向思考者)总是听到身边的人对自己说「你想太多了」、「你太敏感了」,你已经习惯「自己才是有问题」的思维。

儘管你亲眼看着陷阱或火坑,但你却不知道如何避开它。因为你一直很努力相信这世界并没有「真正这幺坏的人,每个人都有他好的一面,对方这幺做一定有他的理由」。因此,儘管对方提出无理的要求,你仍无法果断地拒绝别人。

不用凡事说「好」,面对难搞的人,不当好人也没关係

克莉司德透过自己长达二十多年的临床经验为底蕴,告诉你一个事实──这些让你心烦又难搞的人,不管是情人、配偶、家人、朋友、上司、同事,或者是邻居,其实都是「心理操控者」。

你可能会不可置信吧!

或许已经开始帮他们找理由:「他平常不是这样的人,他可能只是……。」这样安抚自己。

心理操控者在人口总数里,大约佔2~4%。如果我们认识300个人,身边大约会出现6~12个心理操控者。注:建议你测验本书第三页的「心里操控者」诊断表

作者将告诉我们「心理操控者」怎幺让你放下防备,从哪里引起你的共鸣,又怎幺操控你,让你相信他的行为都是为你好?我知道你仍不想相信你身边的人是「心理操控者」。但是,请你想想看,他们是否一直让你不快乐?

他们为了获得好处或占上风,因此大多会选择牺牲他人、说谎、否认现实,甚至是在吵架时在旁边「煽风点火」,并利用你的「恻隐之心」让你无法拒绝他们来达成目的。

为什幺想太多的人会成为操控的目标?

过去不断被人说「想太多」的你,突然听到有人对你说:「你说得没错,我想的跟你一样」的时候,你心里是否会迸出这样的想法:「那个人或许很懂我」而开始信任对方,进入一段友谊或情人关係。

后来,你渐渐发现他不对劲,说要帮你实际上什幺也没做;他总会附和你,但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想;他不信守承诺、很爱批评、嘲讽你,他常常把错怪在你身上,让你觉得所有的争吵和灾难,都是你不够关心、体贴他。

令人惊讶的是,你越聪明、头脑动得越快,越容易陷入心理操控者的陷阱。虽然很讽刺,但这都是因爲你习惯于揣摩对方、为对方着想。另外,当一般人听到恶言、遇到荒唐的情况时会想要逃离对方,但你反而会因此而激起自己的「胜负欲」,冒出「我一定可以改变那个人!」的想法,以不屈服的心态设法解决问题。

这都是因为你的「大脑多向思考」模式。

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,你和心理操控者非常互补!作者将告诉你,为什幺个性完全相反的你们会彼此吸引?

要小心!心理操控者是双面人,起初戴上和善可亲的假面具亲近你,时间一久就露出真面目。不但「蚕食」你的自尊心,还可能让你可能掉入「粉身碎骨」的深渊。

《想太多的你,不当好人也没关係》:操控心理的三个扣环,让你落Photo Credit: 大树林出版

相关推荐